第4章 身世的

2019-07-20 17:25:27
周围静悄悄的,没有动静,另一头的吵闹也静止了,亚琪等着南亦风的回答。

“五年来,你知道我是个孤儿……”才说了开头,南亦风就有点说不下去的感觉,活了二十几年,身世是他唯一不能改变的。

他是孤儿,亚琪点头,“我知道。”

“其实我有爸爸,我的爸爸就是秦洛少的爸爸。”

亚琪瞪圆双眼,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想到在婚礼上时秦洛少说过,他妈妈之所以讨厌他喜欢的女孩,是因为那个女孩的哥哥是他爸爸在外的私生子……亚琪看着南亦风的侧脸,问:“洛少喜欢的女孩是你的妹妹?”天哪~和他认识五年了,他的妹妹是自己爱的人所喜欢的,而知情人的他,一直瞒着自己……

“没错。”南亦风垂下了头,头疼不已。

亚琪激动站起了身,指责着南亦风,“什么?你……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这样对我很好玩吗?南亦风,我一直当你是好朋友,你知道我今天的婚礼为什么会这么难堪?都是因为你妹妹,是你妹妹破坏了我的婚礼。”

南亦风也站起来,大声叫着:“你以为她想吗?她是无辜的。你怪我没告诉你,那是因为她和我是同母异父的妹妹,她真心爱着洛少,你也爱他,但是洛少喜欢的是雨凉,是你今天要和洛少结婚,所以受不了打击的雨凉从二楼跳了下来,她在闹自杀啊,现在的她还没有脱离危险,你怎么就没有反省?”

“什么?”亚琪噙着泪水,仰着头看南亦风说:“是我不对吗?她自杀是因为我?那有谁想过我的感受?她是无辜的,那我呢?”

“对不起,我想静一静。”南亦风挠挠头发就走开了。

亚琪站在那里,心里是苦不堪言。南亦风、诗雨凉的确是不同姓氏,以为是好朋友的南亦风,怎么也不会像秦洛少那么伤害着自己,没有想到他刚刚怪自己的婚姻扼杀了一个女孩的理智。她怎么也想不到,原以为自己是痛苦的那个人,她却用着自杀试图解脱?要说无辜,说更无辜呢?这一切怪谁呢?是她吗?

复杂的关系,亚琪找到了问题的关键。秦洛少和南亦风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南亦风与诗雨凉又是同母异父的兄妹,秦洛少与诗雨凉又是相爱的一对,到头来自己却什么也不是?又跟他们扯在了一起,解也解不掉的结,也改变不了的模式,除非她离开秦洛少,那么一切或许就是另一种说法,几人的命运又会不同吧?

亚琪回过身想去看一看那个叫诗雨凉的女孩,还没到加护病房的门口,一个外力就把她摔向一边,后背硬生生撞在了坚固的墙上,疼痛难忍的亚琪沿着墙壁而滑落坐地。咬着牙齿忍住惊呼……

撒旦般的冷酷包围在四周,秦洛少捏着她的下巴,咬牙切齿的恐吓:“该死的女人,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雨凉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毁了你。”

亚琪撇开头,不想他禁锢自己,忍着剧痛不吭一声想站起来,不想被面前的人诋毁,谁料后背的疼痛是她所承受不了的。眼泪已经落下,滴在了他的捏着她的下巴的手背上。

清凉的感觉蔓延全身,已经麻木的秦洛少忽略她忍耐的心情和疼痛的表情,他冰冷的目光扫过她,嫌弃的放开她的下巴,站起身,阴霾开口:“不是所有女人都能和我结婚的,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你做好准备,等着和我结婚所要付出的代价。”

看着他走,亚琪大声哭了出来……

天边的红光散去,黑暗笼罩着大地,在黎明未到之前,谁也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发展是什么?谁也猜不到每个人的命运会是什么?只是此时的他们,都在自己的世界中,保护着自己,看着自己所在乎的人,忽视身边的人所承受的伤痛……

扫一扫用手机免费看书

小说排行榜

推荐小说

首页

男生频道

女生频道

排行榜

第4章 身世的赵丽颖身世华晨宇身世马云身世李白的身世关晓彤身世林俊杰身世杜甫的身世林黛玉的身世冯巩身世张爱玲身世鹿晗身世范冰冰身世鲁迅身世韩雪身世袁立身世